富易堂

当前位置: > 富易堂正规吗 >

文章标题:看望中印边疆第一村 深挖吉汝村背地不为人知的故事富易堂

发布时间: 2017-10-04
看望中印边境第一村 深挖吉汝村背地不为人知的故事

西藏岗巴县岗巴镇的吉汝村距洞朗地区仅百余公里

吉汝村地处中国、印度两国交界处

距离中印边境仅5公里

号称“中印边境第一村”

最近,本刊特约作者赵春江深入吉汝村

亲自感触到中印边境氛围的凝重

并带来了该村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……

吉汝村

在中国吉汝村有三个独具特点的地方

离中印边境最近的吉汝村,把自己深深地隐藏在一个山洼里,但现实上这个村庄并不偏僻。它距离岗巴县城只要13公里,位于从定结县城去往亚东的Z715线路南不到10公里处。在中国,吉汝村有三个独具特色的地方:一是距离中印(锡金邦)边境线仅5公里;二是这个小村常住人口只要96户,边境线长达30公里,坐望5座7000米级雪山。图中由左往右,雪山分离是:伦布加东、邱布岗庆、邱布亚庆、邱布亚琼、岗庆最昂;三是村子的形状,更是奥秘,外观好像“金刚杵”,不知是祖先的有意为之,还是后天的偶合,至今没有人能说明白。

我发现吉汝村很像一枚隐秘的“金刚杵”

最近,印度部队越界侵入我国西藏的洞朗地区(附属于西藏日喀则市亚东县),招致中印边境成了国人存眷的热门。就在距离洞朗地域约100公里的日喀则市岗巴县,有一个叫吉汝村的边境村,它距离中印边境线只要5公里,是中国离中印边境线比来的一个村庄。

往年6月和7月,我两次奔赴吉汝村,实地考核了这座少少出当初中国人视线中的奥秘村庄。就连在如今资讯兴旺的网络上,也很少能搜寻到吉汝村的有关报道。

雪山拱卫的吉汝村是一幅安静的田园牧归图

旭日衔山,牧人归家,雪山拱卫的吉汝村,安静、圣洁、温馨而肃穆,连羊儿都开端撒了欢儿地往家跑。

其实去往吉汝村的道路并不难行,从日喀则市江孜县到亚东县,再沿着嘎定线(即Z715线,日喀则市康马县嘎拉乡到定结县)一直往西,就到了岗巴县。而吉汝村就在嘎定线的南侧,离岗巴县城的直线距离也就十多公里。

到了吉汝村,我忽然有了一个发现:从天空看,这个村庄特殊像藏传释教里的一件法器——金刚杵(在佛教密宗中,金刚杵意味所向披靡、无坚不摧,代表着驱邪镇妖)。我是借助飞行器从地面拍摄吉汝村时,才发明这个机密的。我晓得国家有划定,边境3.5公里之内,不容许无人机飞翔,而这个村庄直线间隔中印边境5公里,刚好在禁区之外。后来我爬上村后的神山,确信这座村庄的外形,好似一枚金刚杵。

这座不被外界所知的村庄,隶属于岗巴县岗巴镇,就暗藏在喜马拉雅山脉中段的一个山谷里,村庄面积很大,沿中印边境线连绵30公里,有7处通外山口。

吉汝村并不偏远,却隐蔽得如此之好。只管在Z715线南侧就有它的路标,仍然很轻易被人疏忽。究其原因,是岗巴高原把它覆盖了。

在西藏,有一种说法:“两巴一嘎,谁去谁傻”,意本日喀则市的岗巴县、萨嘎县、仲巴县是西藏海拔最高的三个县,环境十分恶劣,海压低度甚至超越了阿里地区地点地狮泉河镇。

说到这里,岗巴和阿里还有一个缘分,富易堂,那是1978年至1981年,孔繁森第一次援藏,在岗巴县担负了3年县委副书记,脚印踏遍了岗巴高原的山山川水,包含吉汝村。

在岗巴县任务时期,孔繁森非常器重边境国防建立,与时任束缚军某部汽车排副排长的胜洪江成了好友人。孔繁森停止援藏回山东时,特地绕道四川泸州,费尽周折才找到胜洪江的老家,探访入伍老兵,留下一段美谈。

吉汝村

隶属于西藏日喀则市岗巴县的吉汝村,均匀海拔5050米,是西藏距离中印边境线最近的村庄。从地图上看,吉汝村就位于喜马拉雅山北坡的一个谷地里,它的西北侧,是亚东县的洞朗地区(今朝印度侵入中国的领土,就是这一地区),直线距离只要100公里摆布,而洞朗地区就像一把楔子,向前拔出到印度和不丹的边境线,策略位置极为重要。

吉汝村

吉汝村旁建有&ldquo,富易堂;边境线五公里不雅景台”,是村民祈愿、品茗、聊天、聚首的场合,也是外来人到此止步的界限。

吉汝村离洞朗地区直线距离不到100公里

应了中国一句古语,吉汝村是“村小势大”。我从江孜县到亚东县,沿着原S204线(现G562线),在嘎拉乡西行,行车约半小时,就到了亚东县与岗巴县交界的山口。往西望,5座海拔7000米以上雪山峰群逶迤西去,此中最高的一座雪山,顶部呈金字塔状,常被人误以为是珠穆朗玛峰或世界第三顶峰干城章嘉峰。这一次,我有幸走近这5座山峰,近距离打量其样貌,这个近观的最佳位置,就是吉汝村。

位于吉汝村行政区划内的这5座山峰,最东端的那座山峰与洞朗山口直线距离不到100公里。从舆图上看,吉汝村地舆位置极为重要,它地处中国、印度(锡金邦)两邦交界处,离不丹、尼泊尔两国也不远,与西北端的洞朗一样有着无足轻重的位置。

吉汝村的5座山峰,由西向东陈列,那座疑似珠峰的三角形山岳,叫邱布亚琼,比邻东侧的叫邱布亚庆,其他几座分辨是岗庆最昂、邱布岗庆、伦布加东。吉汝村老百姓爱好把高的山叫“妈妈山”,矮一点的叫“儿子山”,反应了外地人对山峰的崇拜酷爱。

假如你是从定结县由西向东行,沿着Z715线去往吉汝村,那么过了定结县琼孜乡,到了定结县与岗巴县接壤的牧村,在东北方向,显露地平线的雪山宝顶,就是邱布亚庆、邱布亚琼雪山了。在这个地位,你也会看到吉汝村前的其余多少座雪峰,这5座雪峰是西藏海拔最高、面积最年夜、生物多样性最完全的定结湿地最东真个水源赡养地,也是西藏最肥沃、最闻名的岗巴羊的生产地。

吉汝村的计划整齐有序,又有着典范的藏族民居作风

吉汝村的规划有序而不混乱,规矩而不枯燥,安静而不乏活气。牛犊在村里晃荡,人山人海的村民,说着话,聊着天,手中还有活计。

在吉汝村的地盘,中国没有丢掉一寸领土

我到吉汝村的第3天,看到村民们突然向村部集合而来,平常空阔的房子,登时连下个脚都狭隘了。

村长在掌管会议,我听不明确他在说啥。村长的藏汉语转换水平不是很流畅,也没有时间顾及我,我只能做一个看客了。

村长摘下自己的藏式帽子,将A4纸裁成一张张小纸条,分别写上藏文,而后叠好,放入帽兜,准备给村民抓阄。

匆匆地,我才清楚,下级下达唆使,注销征用良马数匹。

村里的好马至多有百十来匹,选出十匹八匹马并不是难事,村长为什么还如斯颇费周章呢?本来,听到征用马匹的新闻后,村民们积极呼应,有马的人家力争上游,没马的人家也要出钱出力。他们说,国家需要,还讲什么前提。

村长采取最陈旧的方法——抓阄,来决定征用谁家的马匹

当局需要在村里准备注销征用一部门马匹,村民积极呼应,并召开村民大会来决定征用谁家的马匹。

吉汝村

因为村民马多而征用数额无限,供大于求,没有一团体打退堂鼓放弃这个机会,于是村长只要采用最陈旧的措施:抓阄。阄条就放在村长的帽子里,村民只能希望村长的帽子能给自己发挥一点魔法了。

吉汝村

抓到阄的马精力充沛,人更是乐得合不拢嘴,随后村民和马都在村部分口聚集,去加入民兵练习。

吉汝村第一书记普布索朗告知我:“边境村,老百姓的觉醒高。”

我活了60岁,素来没有阅历过这种现场,以前只是在片子中看到的局面,现在活生生地呈现在面前。

在官方,有一种说法是,吉汝村没有丢失过一寸领土,这还要从一百多年前说起。1890年,在印度加尔各答,大清帝国的代表和英属印度代表签订《中英会议藏印条约》,规定这一段的边界,东起不丹与中国交界的洞朗,西至中国与锡金交界处,以喜马拉雅山脉分水岭为界。尔后的七八十年时间里,这一段边界是中国与锡金国的边界,毫无争议。1975年,锡金被印度兼并,但这一段鸿沟因为早有历史商定,不再成为成绩。

据吉汝村老辈人口口相传,1904年,英军入侵西藏的消息传到吉汝村,村中一批热血青丁壮不待号召,背上糌粑干粮,富易堂,掖起短刀、吾尔朵(一种牧羊东西),骑马结队,自动奔赴康马、江孜抗英战场。

待疆场上的硝烟散尽,吉汝村的男女老少在村后山口守望着,渴望着,一每天,一月月,一年年,日落月升,亲人们望穿秋水,等待着动身的爸爸、儿子、丈夫、兄弟的身影,涌现在高山草原的地平线上。可是,时至本日,他们依然没有回来。

在吉汝村的地皮,中国之所以不丧失一寸国土,起首是由于有汗青公约,还有一条很主要的起因,就是老庶民始终生涯在边疆前沿,生生世世,抵边放牧,使这里没有成为所谓的缓冲区、隔离区,此外国度找不到下手鲸吞的机遇。

吉汝村是岗巴羊放牧的中心区,牛羊成了18名大先生膏火的来源

那曲虫草、岗巴羊、西藏神水,这是西藏“三绝”,吉汝村是岗巴羊放牧的核心区,这得益于边境一带的高海拔,地势广阔苍莽,有冰川融水,情况干净,还生长着优质的高山牧草。

吉汝村

图为吉汝村走出的高材生尼玛次仁,北京邮电大学大四先生,他就是靠父母放牧牛羊支持了他每年一万六七千元的用度(国家补贴除外)。每年放寒假回家,尼玛次仁就会辅助父母去放牧。吉汝村现在在高校的18名大先生,都以假期放牧来孝顺父母。

不到吉汝村,就感想不到边境气氛的凝重

我们临时处在战争环境下,特别是身处边疆,对国防平安不太敏感。此次印度边防军越界侵入中国领土洞朗地区,距离吉汝村直线距离仅百余公里。如果不身临边境,就感触不到气氛的凝重。

在吉汝村,国防保险是每个村民的?课,守在家里的,出去运动的,哪怕是不识字的人,都必需熟知这些,时辰服膺。

岗巴羊的羊毛是外地村平易近支出的重要起源

每年7月底,是高山牧场剪羊毛的季节,剪上去的羊毛要即时挽成团,以便于保存运输。

与此同时,在村里,妇女们把羊毛纺成线,留备家用,可以织垫子、氆氇、毯子、衣物,而更多的羊毛,则被外来的商人买走了。

吉汝村

剪羊毛时,往往全家老小齐上阵。不只抓羊要敏捷,并且剪毛还要手快。羊毛留茬高了,不出毛,影响支出;剪狠了,就把羊皮剪开了,羊要出血,影响新毛成长。这不只是膂力活,更是技巧活。

村里的民兵排长嘎罗布是一位中年藏族汉子,长得人高马大,身体魁伟,能觉得他脚步落地的力气,走路带着一股风,很像谍战片里的男一号,灵敏,机警。二十年来,嘎罗布因为在边境边防任务中奉献凸起,屡次遭到国家有关部门、西藏自治区、成都军区等表扬褒奖,与胡锦涛、习近平总书记握过手。作为一名喜马拉雅深山里的牧民,能失掉这么高的政治声誉,嘎罗布天经地义地成了全村人的明星。

实在吉汝村的边民欠好当。虽说中印边境的这一段在1890年就明白了边境线,但一直没有确界破碑,盘根错节的地理环境,又平添了很多不断定性。比方说,牛羊是不成能有国界概念的,牧民们要时辰看好自己的畜生。即便村民没有越边境一步,印度兵还是会趁束缚军巡查还没有来或走远之机,时常越境,或向吉汝村牧民套取谍报,或要卷烟,没有未遂就吵架、在理驱逐。这个时分,村民们就力排众议,寸步不让,保护国家庄严。

可以说,在吉汝村,人人是边民,个个是卫兵。如果你误入边境,又走到不许可旅客去的区域,不要焦急,很快就会有人过去给你指明途径;如果你不怀好心,不要幸运,一会就有人过去,把你送到该去的地方。如果你是畸形的游客,迎接你的,必定是亲热的召唤,热忱的笑容,浓喷鼻的酥油茶,热乎的饼子,还有口胃纯粹的酸奶和上等的风干牦牛肉干、羊肉干。

这里有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夏牧场,培育出了优质的岗巴羊

当太阳凑近北回归线邻近,冬季行将降临时,也是吉汝村牧民赶着羊群上山的时节了。

在吉汝村,至多有两个方面,可以请求吉尼斯世界记载了。

妇女们是纺织羊毛的重要劳力,她们撑起了吉汝村的半边天

剪回家的羊毛,要铺开晾干,便于保留。

妇女们将织机搬到了深谷牧场,当场加工纺织,除了家用,还有少局部能够出卖。

这是本文摄影师赵春江深刻吉汝村村民家里,为村民拍全家福(摄影/加布)。

一个是吉汝村的高山夏牧场,沿着中印30公里边境线,山脊线中国一侧,海拔都在4800米至5100米之间。世界上,有几处海拔在5000米的高山夏牧场呢?

这样的高山草甸,有点像边疆早春泛绿的柳树梢头,“远看近却无”,它和新疆、内蒙古的“风吹草低见牛羊”的草原大同小异。远眺望去,不可能看见草,甚至是一片片砾石滩,穷山恶水。走近了才发现,紧贴着空中,坚强生长着一种灰中泛绿、名义有一层维护膜的草。它们有点油性,极端坚韧,摸上去不是惯常草的柔嫩,而是有一种割手的锐利,不警惕会被划伤;它们耐旱,对雨水仿佛没有太多的苛求;它们耐寒,7、8月份是高原最温暖的季节,但早晨经常只要零下五六度,它们全身结了一层冰霜却冻不逝世,早晨太阳一出来,又是一派活力盎然。

当年我在穿梭嘎玛沟、翻越夏古拉山口的时分,外地老村长次旺就告诉我这个知识:高山上看似没有草,牛羊却知道去找什么草。高山的草,牛羊吃一天,即是在河谷里吃旺盛的草两天,因为高山的草坚实、耐饿、养分丰盛,河谷里的草发“虚”,不顶饥,吃完一会儿就消化拉出去了。

另一个,是岗巴羊的放养方法。我走遍了吉汝村在中印边境的8个夏牧点,全体是因地制宜用石头砌成的屋子,石块垒成的羊圈。生齿多、设备完全的夏牧点,锅灶炉子都有,就差没有接电视;粗陋的夏牧点,就是一张氆氇铺在地上,堆三块石头烧水,够一团体睡觉的处所。

在8个夏牧点放牧的吉汝村民,是依照亲戚关系、传统关系、情感关联,被迫结成帮伙的,再依据入群羊的数目、道路的远近,决议每家每户或每个群体的值日轮番时光。

羊群的划分,也须要讲求迷信。公羊,安康瘦弱的羊,昔时筹备出栏的羊,要放在一同放养。公羊跟母羊是不克不及在一同放养的,不然,它们淘起气来,既不长膘,也晦气于安康。老弱病残的羊要放在一同养,赐与特别照料,它们本人也不会相互厌弃、欺侮对方。

从6月到7月底,经由一个多月的高山牧养,成龄羊毛丰体壮,此时到了剪羊毛的节令。剪早了,毛不好,剪晚了,新毛不能赶在越冬前长齐。

当咱们在热火朝天的暖锅里涮羊肉大快朵颐的时分,谁知道养羊还有这么多门道。而那些在高山上放牧的牧羊人,天天随着羊群要走几十公里,雨雪交集,风餐露宿,“卖盐的喝淡汤”,艰苦备至。

一座小小的村落,让我看到了国家的将来

在一个海拔4850米的小村庄一住8天,没动地方,这在我从前四十多次进藏经历中是从来没有过的。到离别的那一天,当驻村任务队长索朗央平给我戴上哈达的时分,我心坎涌出的不是敏捷逃离,而是流连忘返。

我在吉汝村最后一天的凌晨8点,尼玛次仁给我发来短信:“明天还跟我放羊吗?”我回了一个字:“跟。”

搞错了吧,8点放羊?是不是太晚了?不晚,因为这里7:52才出太阳。

不一会儿,巴桑次仁又给我来了短信:“9点出发,给我爸去放牛,你还去不去了?”我有点心虚(生怕时间不敷用了),答复他:“等下。”

请我和他一同去山上放牛的巴桑次仁,是西藏大学理学院数学系大三先生,他的妹妹旦增白珍是西藏农牧学院先生。原来我是打算和他们兄妹出去一天的,连干粮都预备了,因为县里接我的车来了,不能不走了,这俩孩子一定认为我是畏缩了,至今都感觉对不起他们。此前,两次在村里遇到巴桑次仁,他都远远过去和我打招呼。我心里默默地说,巴桑次仁,我欠你一个许诺。

要和孩子们一同上山放牧的主意,缘于我的入户采访,此刻正值寒假,先生们都回村了。访问了十余户人家,我突然发现,这座小小的村庄,竟然有在校大先生18人,算上近几年往届毕业生参加任务的,达30余人。中心财经大学、中央民族大学、北京邮电大学、中南大学、西藏大学、西藏农牧学院等名牌大学,都不乏吉汝村的考生。

在北京邮电大学主动化专业的先生尼玛次仁家里,和他背靠背谈话的时分,我感到年仅21岁、开学就是大四先生的他,远比实践年纪要成熟。与良多藏族孩子的成才之路分歧,尼玛次仁走的不是边疆藏族班这条路,因为升初中的时分,他数学差2分没考上藏族班,这转变了他的肄业轨迹,他起誓要在西藏考入名牌大学——他是当年日喀则市考进北京名校的前三甲。

我问到尼玛次仁一个比拟敏感的话题:“在黉舍有没有什么不便利,好比被轻视?”尼玛次仁搜索枯肠,立即说:“没有。”

他反倒给我举了一个例子:“‘尼玛’在收集言语里是骂人的话,我的同班同学都不叫我尼玛,而叫我次仁,其实我不在意叫什么,但充足阐明同窗们对我的尊敬。”

一位村民,冲着雪山,向着天空,撒出许诺的风马。

村民们排着队,离开村中的祭坛祷告。

还有村民前去班禅圣湖雍则绿错朝拜。

不管男女老幼,每逢村里的节日,村民都要梳洗装扮一番,盛装缺席,简直没有一团体会穿得随意肮脏。

当问到他来岁就结业了有什么抱负时,尼玛次仁说:“仍是想在北京找任务,那是国际大都会,一线城市,还有雄安新区,见识和开展空间是纷歧样的。如果在首都念了大学还回家放羊,就把人生的价值搞倒置了。放羊不是没有效,我就是怙恃、弟弟放羊供出来的,他们放羊,恰是不盼望我放羊。”

尼玛次仁的弟弟废弃了念书,很早出去打工,一家三口人专供尼玛次仁一人上学。在吉汝村,还有巴桑次仁、旦增白珍兄妹,桑吉拉姆(西藏农牧学院)、次珍(拉萨农业技术学院)姐妹,格桑德吉、央拉姆等,如许一对对孩子考入大学的家庭。

向空中抛撒糌粑是一种表示对神灵敬畏的祭神方式

藏历六月初四,是吉汝村一个吉利的转经日子。这一天,人们会身着盛大的艳服,去寺庙朝拜和祭神。向空中抛撒糌粑,这是一种表现对神灵敬畏的祭神方式,期求这一年家人平安全安,食粮丰产。

放寒假,大先生们就陪着父母上山放牧;放暑假,他们就陪着父母在家里聊天。这是他们对父母表白孝心的奇特方式。

恍惚间,我自己好像不是置身于连气都喘不下去的喜马拉雅高海拔地带,而是离开了一座充斥了书香气氛、勤学精力的书院。

在吉汝村短短8天的见闻,那些勤奋朴素的村民,暮气沉沉的大先生,以及尼玛次仁的一番话,让我看到了民族的愿望、国家的未来……